一连串的问题,毫不掩饰的彰显出她的关心。
    季擎川眸色深沉的凝着她,胸口浮出一股暖意。
    被关心的感觉,说不出的好。
    “已经在做准备,明天就要去医院开始做全面检查。”
    “仓木怎么说?”
    璃月又紧追着问。
    季擎川薄唇挑高,眯眼觑着她,眼底有暧昧的微光闪烁,“你这么晚没睡,其实是在等我?”
    璃月心虚的撇开视线去,“没有!”
    他脸上有淡淡的笑意。
    手指扣住她下颔,将她小脸掰过来。让她双目对上自己的,“真没有?”
    “我不和你说了,去睡觉。”璃月抓开他的手,转身就要走。
    他却伸手将她拉住。
    掌心的灼热,透过纤薄的睡衣渗进皮肤,让璃月心头乱跳。
    她试着挣扎了下,却被季擎川一个用力紧紧拉进了怀里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    他炙热的气息,团团缠绕着她,让她气息有些不顺畅。
    声音微颤,在夜里,很轻很轻……
    像羽毛一样,撩过彼此的心。
    季擎川双手紧紧箍住她的腰。
    离得很近,她沐泽清新的味道,让他沉醉。
    “明天陪我去医院?”
    璃月颔首,“当然。不过……”
    她睫毛微颤,眸里凝着一层雾霭,“你能不能先放开我?”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季擎川想也没想就否决了她的想法,“如果你没有睡意的话,想和你聊聊。”
    “聊什么?”璃月诧异的看着他。
    “聊这一年多的事,还有将来的事……”
    他认真的看着她。
    事实上……
    他很怕……
    怕这个手术之后,有些话,便再也没有机会说。
    他的眼神,让璃月微怔,心,拧着痛。
    “好,你想聊什么,我都陪你。”
    她的话,才一落,季擎川却忽然将她一把打横抱起来。
    “喂!”她惊得低叫一声。
    “嘘!轻点儿,别吵到孩子。”季擎川压低声音,话中带笑。
    怀里的温暖和柔软,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满足。
    抱着她,轻快的上楼。
    璃月揪着他的领口,低呼:“去哪里呀?”
    “当然是聊天。”
    “不是就在大厅里聊吗?”她,有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“不。”他摇头,俯首,在她耳根上暧昧的咬了一口,“是在床上聊。”
    璃月小脸一红,捏着拳头捶他,“不要!我就要在厅里聊!”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落在我手上,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了!”
    季擎川哪里会放手让她走?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结果的结果……
    她真的被他直接抛在床上。
    然后……
    他边拿浴袍边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她,“不要乱跑,乖乖待在这儿等我。”
    “如果我跑走了呢?”
    他要去洗澡,她想走就能走吧?
    季擎川俯身下来,一把就将她桎梏住。
    双手撑在她双侧。
    突然压下来的身子,惊得她倒吸口气,退后一寸,抵上了床头。
    “你跑到哪里,我都会把你逮过来,所以,还是别做无用功了。”
    璃月真想咬他两口,“霸道狂!”
    他笑了,俯首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又深深凝了她一眼才转身往浴室里走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璃月捂了捂脸,那儿仿佛还残留着他留下的热度。
    其实……
    在巴黎的时候,怎么也没有想过,和他,还会有这一天。
    抿唇,笑了一下。
    她抱过床上的抱枕,轻轻靠在床上。
    侧目,看着磨砂玻璃后,那若隐若现的身影。
    季擎川……
    擎川……
    心里,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,莫名的有种甜蜜的感觉在心里翻涌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季擎川洗完澡出来,就见璃月靠在床上发呆。
    他浴袍半开,露出性感的胸肌。
    手上拿着大块毛巾,擦着湿漉漉的头发。
    璃月回过神来,忙摇头,“什么都没想。”
    季擎川在床上坐下来,将毛巾交给她,“帮我擦擦。”
    璃月倒再自然不过的接过,半跪在他身边,替他擦头发。
    空气里,有种温馨的因子在跳动。
    这一幕……
    让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过去。
    曾经,他们也总是这样的……
    想到过去的种种,再看着这张脸庞,季擎川心头动荡得厉害,长臂一伸,便将她一把抱住了。
    下一秒,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。
    璃月心跳得很快,身体的温度也在不断的攀升。
    尤其……
    他炙热的眼神,分明夹着深沉的欲望。
    她口干舌燥的抿了抿唇,先开了口:“你……不是说聊天吗?”
    季擎川嗓音暗哑,“我觉得,心也可以沟通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呀!你少来了!”璃月红着脸,推他。
    他却单手就把她的手扣住了,摁在头顶。
    双目始终定定的凝着她,一瞬都不闪烁。
    璃月被他盯得浑身都要窜出火来了一样,只觉得口干舌燥。
    她稍稍别开脸,面红耳赤的控诉:“你……又骗我!”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想你……”他突然开口,神色里虽然依然夹带着掩盖不住的情欲,可是……
    却出奇的认真。
    璃月的眼对上他的,心尖儿颤了下。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以为……这分别的一年多时间里,只有她在想他……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季擎川俯首,唇,轻轻的,缠绵的贴上她的唇。
    他也不深吻,只是暧昧的厮磨着,微哑着嗓音开口:“想你每个地方。你的眼,你的眉,鼻子,唇……”
    他每说一个地方,唇便在上面亲吻一下。
    轻柔,带着满满的怜惜。
    璃月心里已经完全乱了,也软了。
    顷刻间,化作了满腔的温柔。
    她眸子微润,“其实……我也有在想你……对不起,孩子的事,瞒了你这么久。”
    季擎川没有回话,只是俯首,重重的、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。
    璃月颤栗了下,双臂勾住他的脖子,立刻热情的回应。
    双腿凭着本能,缠上他的腰。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开始迫不及待的撕扯她身上的衣服。
    璃月也不甘示弱,脱下他身上的浴袍。
    两个人,立刻交缠在一起。
    他沉入她体内的时候,璃月咬住他耳朵,“你要好好的……听到了吗?手术一定不能有事!”
    他一下一下重重撞击着她的身体,保证:“我会给你和孩子未来!我保证!”
    璃月湿了眼眶。
    扬唇,堵住他的唇。
    他搂住她的后脑勺,两个人再次用尽力气缠绵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那一夜,两个人都满足这样的靠近。
    璃月累得不能动了,却还在挂念着孩子。
    季擎川轻手轻脚将孩子抱到他们床上。
    她抱着孩子,他则抱着她和孩子……
    幸福,在两大一小中,发酵。胀满了整个空间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在医院里忙着各方面的检查,璃月始终都陪在季擎川身边。
    公司里设计的事,因为季擎川的提点,后来倒是很顺利的过关。
    璃月也就可以轻松一点,来照顾他。
    至于孩子,只能暂时交给家里的专业人员来照顾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你想吃点什么?我回去给你做。要么,让管家送过来。”
    璃月问坐在病床上的季擎川。
    明明只是等待检查结果,可是,她却比他要更紧张。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想吃。你放松点,乖乖坐下。”
    季擎川将璃月拉着在床沿边坐下。
    璃月靠在他肩上,“你也不要紧张,既然是仓木主刀,肯定不会有问题。”
    季擎川笑了一下,“这些话正是我要和你说的。”
    她深吸口气,眷恋的将季擎川拥住了,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 季擎川回手环住她,将她抱得紧紧的。
    有她在,他格外的安心……
    从来对将来都不抱任何希望的他,直到此刻,才觉得,若是能活着该多好。
    哪怕是将来有可能失忆,有可能IQ受损。
    “啧,至于腻成这样吗?你们是专门来刺激我这种单身的吧?”
    仓木推门进来见他们拥在一块儿,简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。
    看样子,四兄弟已经有两个修成了正果。
    剩下他和念韫在痛苦的边缘里挣扎。
    璃月赶紧从他怀里退开,整了整衣服,站起身来,急急的问:“检查结果出来了吗?情况怎么样?”
    仓木笑了一下。
    暧昧的视线从璃月身上扫过,落向季擎川,“看样子,嫂子比你更着急。”
    嫂子?
    简直是久违的称呼。
    季擎川听得很爽。
    璃月也没有反驳。
    “各方面的检查还算是乐观,你们放心吧,明天一早就开始手术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仓木说。
    璃月稍松了口气,可是,想到明天的情况又提起心来。
    但愿……
    明天的一切,都会顺利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晚上。
    璃月也没有回去,就安安静静的呆在季擎川身边。
    季擎川拍了拍病床,“睡过来。”
    璃月摇头,“还是不要了,万一被查房的护士看到……”
    她会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    季擎川挑眉,“要我抱你?”